竹子

一生所爱见头像(原画)和背景(@一直很安静)。
角色或cp,冷门一吃一个准。冷极是文家骨科103。
空有一颗肉食的心只有擦边球的力,故产出清水向。
bg党保护协会资深会员。
绘写双修,技能值为负。
有原创海贼中刀剑拟人私设(刀海系列)。

刀海系列/杜兰德尔的爱情故事的头

杜兰德尔
 
这世上没有爱人的刀剑实在太少。刀剑极容易动情,所以刀剑有主君和爱人。
公主殿下对这一点将信将疑。对凡世上的刀剑有用处的道理,到了她这儿便显得可笑而不实。她是见过爱情的,比如她座下的夜同十,比如那骤雨武士的太刀烧斩狐火单向她的王秋水,以及她听传说三代鬼彻同从前的雪走。不过她自己总归是没有这样的爱,她从没爱过哪一把其他的剑,无论是恋情、敬佩、相惜;都没有。
不过我们说,刀剑极易动情,这是真的,对谁都一般;所以刀剑有爱人和主君。
我们要讲的是斩剑的公主杜兰德尔与她的主君的爱情故事。
故事有个头,故事的头就是她的主君(当然,那时候他还不是她的主君)将她从隆美尔的王室里掳走了。这是滔天大罪来...

刀海系列/杜兰德尔

杜兰德尔


她其实是公主殿下,从任何层面来讲都是的:或是对那片和她剑柄同湛蓝的苍天,或是对那轮和她剑镗共淡金的太阳,或是对其他所有的任何的的剑,或是对她的任何一个持有者。她可漂亮,每个人见了她都会惊叹的,剑柄同苍天的湛蓝,剑镗共太阳的淡金;即是说,眼睛同剑柄的湛蓝,秀发同剑镗的淡金。苍天、剑柄、杜兰德尔的眼睛;太阳、剑镗、杜兰德尔的秀发;这都是一样的事物,叫人分不清楚究竟是谁先谁后,谁剽窃了谁的神色,谁偷盗了谁的漂亮。

她一出生头顶戴的就是皇冠,嵌的透光石头贵过隆美尔。浮夸是真得要她的命,领口袖口是一圈又一圈的花边,裙子长到走两步就摔跤。两边手上还戴着戒指呐,是细细的金链子系着手镯,动...

我想必是修了千年的福份,才得以点到神秘你的你这一张图。
我已经扎成一朵烟花,大半夜的喊了出来吵醒了我妈,已经没有力气打感叹号了,也就吐出最后这么一口爱意,气绝身亡。

神秘大杀器:

 @竹子 01~

艳鬼谈

真的是!太好看了!(嚎啕大哭)简直想抱起阿锦大吸一口。写得太妙了。感觉像是赐了我的小破烂设定一条命。你喜欢真的太好啦!!!(啵叽啾咪

锦岛澜川:


 刀客惊醒过来,黑夜未央,床头坐着一个女的。他几乎自以为在做梦,起身摸进枕下,提刀横上她喉眼,眨眼牵起半圈红线。她并不害怕,反而嗬嗬发笑,面带讥诮,浓密的睫毛下存着两眼崖渊。三代鬼彻蓦然一烫,割破刀客手掌,从他引起的臂下滑脱。刀客眼眨也不眨,伸去手捏她咽喉,目有恶光,逼来如刀。和道与雪走不在,想必是受她窃取。一切胆敢渎刀者都活该极了,必须要过来领死。她仍然面无惧色,几乎温柔,软了骨头偎依过来。此时窗外惊雷闪...

北海的花(七)<下>

原作:海贼王

同人作者:竹子

CP:伊治×零玖,微伊治x山治、尼治x零玖

巨量私设及捏造剧情慎入。事实上已经不止巨量了,全篇都是作者在一个人瞎扯淡夹私货不喜勿喷。一切伟大的设定归尾田爸爸,一切OOC和逻辑错误归我。

当我意识到等到死都看不到文斯莫克的tag有更新之后,决定割自己难吃的大腿肉了。本篇一半以上都是动作戏,真的是完全暴露my幼儿园文笔了,请随意地将它们掠过去。改编很多,还请诸位(如果真有人看的话)多担待。


茶会开始的时候,山治和新娘都在下一层楼候场,文斯莫克家的人准时出现在了茶会的现场。在婚礼还没开始的时候,尼治和勇治很快散开了,不知道是去参观还...

刀海系列/月色真美啊

CP:三代鬼彻x雪走
假装是中秋贺文。

最先是张弦月。
威士忌山峰的赏金猎人轮不到和道一文字出场。他们太次,即使是给刀客试新刀都嫌浪费。他试刀,试雪走和三代鬼彻,试着,试完便杀完了一城的人。
鬼彻杀得多,她不受刀客的控制。她疯跑,狞笑,惨白月光下的血腥让她激动。她没杀痛快,但刀客已经将妖刀收回红色的鞘。接下来他拔出的是黑鞘的刀,是罗格镇武器店的镇店之宝。雪走踮脚站在屋檐边,看准敌人,一跃而下,刀起刀落,不像鬼彻那样为了流血,她直取要害。她很轻,刀身、眉眼、举止、笑靥。
夜又静了。刀客的同伴还在酒馆里打着呼,刀客的工作已经完成了。刀客抄起一瓶破了口的酒,咕咚咚地灌下肚去,然后啧啧埋怨没有晚宴时的够味...

飘零

任一字一句都美妙得不可方物。

锦岛澜川:


 预警:不适合节日气氛。



 有一天她出门杀人,回来时腰上却没系人头。尼治甚少见她失手,先诧异再得意,于是屈尊亲来笑话她。这个孩子没有脑子,说话天真又恶毒,蕾玖不愿听他,又懒得赶他,就自己起身离开。她从宫殿走到城墙,再从市井走向远郊,最后干脆翻身上马策入荒原,直到日暮西山也不回头。可不管走得多远,她都无法回家。尼治给她打了七八个电话,她一个也没有接,连看都没有看。勇治有的吃就不记挂她身在何处,伊治从来不给她打电话,只有尼治还稍微在乎她的死活。不过她知道他们三个没什么分...

没头没尾的脑洞。有关年轻的毛皮族们。

“干嘛啊——”
加洛特无赖地拉长声音喊道。
“前面就是鲸鱼树了。”
拎着她的人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。这是一个林间活动比加洛特要敏捷得多的家伙,否则不可能就这样轻松地逮住全速前进着的她。夜色下她看不清他的脸,但听他的呼吸声,大概是一只凶猛的猫科动物。
“那又怎样——”
“那里是禁止入内的,不可能不知道,即便是白天的家伙。”
“我有要紧事啦,要去摘鲸鱼树树冠上面的草药。”
“你是没有那颗草药便有亲友即刻要命归西天了?”
“什么?”
“……有人要死了?”
“没有啊。”
“那你去采那里的草药做什么?”
“给特丽丝坦做生日礼物……”
“你的意思是,你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事大半夜的闯到禁止接近的鲸鱼树来?”
“才不是无关紧要的事呢,特丽...

北海的花(七)<中>

原作:海贼王

同人作者:竹子

CP:主伊治×零玖,微伊治x山治&尼治x零玖

巨量私设及捏造剧情慎入。事实上已经不止巨量了,全篇都是作者在一个人瞎扯淡夹私货不喜勿喷。一切伟大的设定归尾田爸爸,一切OOC和逻辑错误归我。

要写的内容量完全超乎我的想象,因此只好再分多一章,抱歉了大家(如果真有人在看的话。关于那个看起来就非常痛的暴力场面,其实非常不靠谱,高温使伤口闭合这种事也是美剧看来的,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哦,诸位dalao还请不要指责我的鱼唇。有强行提高伊治智商的嫌疑,因为我希望他是一个极其敏锐而强大并且极帅的人。

 

“去喝点酒吧。大妈他们送来了几桶好酒—...

北海的花(七)<上>

原作:海贼王

同人作者:竹子

CP:主伊治×零玖,微伊治x山治

巨量私设及捏造剧情慎入。事实上已经不止巨量了,全篇都是作者在一个人瞎扯淡夹私货不喜勿喷。一切伟大的设定归尾田爸爸,一切OOC和逻辑错误归我。

于是终于,时间线接在了一起。不过是这样的,我在构思好这一章的内容的时候茶会都还没开始,关于尾田按套路出牌tan90°而导致的诸多原作与本篇发展严重分歧,所以,我,篡改历史了(?)。总之就是后半篇有不少跟原作出入的地方。


“喂,伊*。你的脸色很差,我刚刚有讲过吗?”

“你讲第四遍了。”

“好,那说明你的脸色真的很差。”

“你也差不多。”

尼治说着打了个...

©竹子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