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子

一生所爱见头像(原画)和背景(@一直很安静)。
角色或cp,冷门一吃一个准。冷极是文家骨科103。
空有一颗肉食的心只有擦边球的力,故产出清水向。
bg党保护协会资深会员。
绘写双修,技能值为负。
有原创海贼中刀剑拟人私设(刀海系列)。

索隆佩刀现状分析及替换可能性推测

阅前注意:本文超级无敌长

本来是知乎上问题“索隆还会换刀吗”的答案,觉得自己写得很辛苦所以搬来lof发一下。可能出现“答主”等无意义字眼。

********

主要先反驳一下在常看到的一些特别不赞同的观点。

索隆将秋水还给和之国,然后获赠更强宝刀。

和之国,仗着自己武力强大完全将世界政府拒之门外的这么个和之国,面对本就是被盗走的国宝,无论对方是否初始犯人,想必都无法保持冷静选择洽谈或者拿出其他好刀来等价交换,自然是会强求索隆归还甚至动武(参考锦卫门看到秋水时的反应)。
那么索隆呢?还是不可能还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还的。因为秋水是和之国国宝就还给人家?啥玩意儿啊,你们是觉得索隆看起...

第二禁

有生之年看到阿锦又写HOF相关叻!(振臂高呼)居然还有鬼彻呜呜呜呜我旋转飞升!!没了和道没了雪走只剩她一个看起来还是照旧的叛逆,看到雪(电)又突然疯狂,这种反差真的是太妙了。【瞎掰的感想,其实我只能想到“棒到旋转飞升”这种感叹】

锦岛澜川:

1



  观众们告诉他,第二禁区是一片荒芜的原野。里面只有几株歪脖子树,一弯干枯的河流,半座被雷电劈断的高塔,其余什么也没有。刀客甲不相信这件事。他坐在高耸的桅杆上,向乌黑的东方眺望。北风如同潮水一般,挟声裹死滚滚而来,将他瞬间没顶。四下都没有光。他闭上眼,一下就看见了无尽的坟场。...



这两天温漫画看到索隆回忆杀那里。
啊……古伊娜如果活着,那我觉得她能到达的高度比达斯琪高太多了。光就内心强大程度而言,古伊娜从小一路打遍无敌手,只有在索隆不甘心地大吵大闹(bushi),正是委屈气头上了(TV是因为自己亲爹刚泼一盆冷水“女人是无法成为世界最强的”)才抱怨了一次女儿身,随即索隆要和她约定时就是“手下败将还真敢说啊”。
达斯琪这小妮子啊……两年前我也还挺喜欢她的,阿拉巴斯坦篇对自己正义的坚持和对弱小自知、立誓变强,看多少次都还是佩服。两年前我还是个挺坚定的索琪党来着。但两年后啊……跟手下的船员,一口一个不要因为我是女人而看不起我……真没有,人是因为你弱才看不起你的……你看人看不起大妈了...

我就是很单纯的想让大家看一下我刚换的头像

看看总长有多帅。

904革命军超酷!

弟控总长宇宙第一!

北海的花(八)下

原作:海贼王

同人作者:竹子

CP:伊治×零玖,微尼治x零玖

预警:强拆12的狗血剧情有。角色死亡、流血表现有。

BGM:Ólarfur Arnalds-Near Light

巨量私设及捏造剧情慎入。极度OOC了。

但凡涉及科学的地方都是我在扯淡。


决斗日真正来临的时候,伊治其实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焦躁了。

早上他在意识清醒过来的第一秒就猛地睁开了双眼。他翻身下床,看钟,离约定的十点还有两个小时。他拉开衣柜取出战斗服,明明记忆金属可以自己更换,他却不厌其烦地好好地一步步穿上。他觉得脸有些发烫,胸口却有些发冷。不适来源于睡眠不足。前一晚他失眠...

北海的花(八)上

原作:海贼王

同人作者:竹子

CP:伊治×零玖,微all零玖

BGM:Michael Andrews-Mad World

巨量私设及捏造剧情慎入。极度OOC了。

矫情到宛如少女漫。


杰尔马没有亲王。

伊治其实早知道,却是这时候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这是什么意思。他第一次发现是在学完了北海国别历史之后。北海是阶级最森严的海,杰尔马是阶级最森严的国家,别的国家都有亲王,杰尔马却并没有。近代史简短精炼,尤其父亲一代的历史是并未详细记载的。再往前从没有亲王,而父亲也没有其他还存在或有记录的兄弟姊妹。他曾经疑问过,也问过父亲也问过零玖,前者默不作答后者黯然笑对。...

杰尔马宫廷(伪


从不知道未来哪年透支来的破图力。人体苦手·俺发现1哥的动作画的实在太混沌抽象了,解释下他是背对两手撑着椅背然后左爪拿着一朵花(就是这么扭曲…!)
p2是试着玩了下沙雕滤镜发现意外带感
就 我很想要三个把姐姐捧在手心宠的弟弟(bushi)但是四个人都又特别酷。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。

刀海系列/世界的墙由恶魔打破

*OOC预警,可能有索隆硬汉形象的矫情化。


船从深海一万米开始往上浮。没有光线到达的地方着实让人精神疲劳,而事实上这也正是夜晚,因此还未睡去的船员只剩下了看着洋流的航海士、从航海士浴室里头被打出来的音乐家以及守夜的刀客。当然,还有刀客的三把刀和音乐家的一把剑,四者正在甲板上休息。

“哟嚯——哟嚯——哟嚯嚯嚯……”音乐家扶着险些被敲掉的后槽牙,颤巍巍地挪到甲板上来,瞧见独自喝着小酒的刀客,便欢喜着朝他去。刀客给音乐家斟一杯酒,音乐家夸张地大口灌下,又为了表明鱼人岛的陈酿是真的美味,夸张地叫那绿莹莹的鬼魂也从上下牙之间跑出来,手舞足蹈来回飘飞。刀客也正赶上心情好,同他一起轻声笑...

记忆果实的正确使用方法

902衍生,布琳中心向,捏造剧情、原作改编有。


她蹲在小巷的深处,手里紧紧攥着那一沓厚厚的胶卷,准确地说是记忆,她从她的新郎官脑子里粗暴地掏出来的记忆。

不不,他不是她的新郎官了,再也不是了。

下雨了,倾盆大雨,巧的是没有一滴落在她的头上,全部从她的眼睛往下坠,万国的雨只有当它们是泪水时才不是甜的。她的泪目一点也不好看,说到底怎么会有人在嚎啕大哭的时候美丽?

眼泪不停地落在她的掌心,怎么掐都掐不断,不,这不就跟她演的戏一样了吗?多愁善感的少女,那才不是她。明明好不容易可以不用再演戏了才对,难道要说她自己本身也是一个会这样哭法的人吗?

为什么在哭呢?为什么呢?

雨越下...

索拉之死

BGM:Brika-Demons(Explicit)
文斯莫克家中心向,伽治x索拉有。捏造剧情。可能ooc。
*一家子是金发蓝眼。
*本质01的我还是夹带了一些隐蔽的私货。

1. +10
“零玖,把你头发剪掉。”父亲说。
“我不剪,我找不到剪的理由。”零玖回应道,语气之冲让最咋呼的尼治都吓掉了叉子。空气一下凝固得极其紧张,父亲瞪向她,而她则毫不示弱地瞪回去,最后竟然是父亲先移开了眼睛。
这是我印象中的唯一一次父亲提出除战斗与课程之外的,对我们来说毫无意义甚至可以说是极其出格的要求;也是我印象中的唯一一次零玖当面拒绝父亲的要求并且无礼顶撞,还脸上写着我非常在理五个字。
那时候我和尼治勇治十六岁,零玖十九岁,已经...

©竹子 | Powered by LOFTER